醫藥流通行業簡析與業務開展建議

2020-05-29 255 風險控制部—汪靜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醫藥行業受到高度關注,與抗擊疫情直接相關的行業內企業享受了信貸政策的紅利。隨著人口老齡化、居民衛生保健意識增強、新醫改政策刺激,醫藥行業發展前景向好。醫藥流通作為醫藥產業鏈上重要的一環,近年來發展較快,結合近期審查的九州通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項目,對醫藥流通行業進行了研究分析,旨在對醫藥流通行業的營銷及業務管理工作提供參考與決策支持。

一、行業簡析

(一)產業鏈及業務模式

醫藥流通行業的上游為醫藥制造業,下游主要為零售藥店、醫療機構等。醫藥流通企業從上游廠家采購貨物,然后批發給下游經銷商,或直接出售給醫院、藥店等零售終端客戶,主要通過交易差價、廠家促銷和返利、提供增值服務獲取利潤,在醫藥產業鏈中發揮承上啟下的作用(產業鏈流程圖如圖1所示)。

目前情況來看,醫藥流通企業相較下游話語權較弱。上游醫藥制造企業由于市場競爭激烈、市場集中度低,使得醫藥流通企業有一定的選擇權,但對具備品種優勢的醫藥制造企業除外。


圖1:產業鏈流程圖


醫藥流通企業的主要商業模式可以分為傳統的批發、零售模式與各類新型流通模式。

1.批發

根據下游客戶的不同主要有以下兩種經營模式:一是“面向二級及以上醫療機構為主的經營模式”(直接將藥品銷售給醫院,又稱“純銷模式”),其特點是存貨周轉率、毛利率較高但回款較慢;二是“以市場分銷為主的經營模式”(以下游分銷商、藥店、民營醫院和診所等市場化客戶為主要銷售對象),其特點是毛利率較低、配送周轉速度較快從而存貨周轉較慢、賬期較短。

2.零售

指零售藥店從醫藥制造企業或其他醫藥流通企業購進醫藥產品后,將其銷售給個人消費者以賺取進銷差價的模式。相較于批發模式,零售模式的規模更小,但毛利率更高。零售模式具體可細分為單店模式及連鎖模式兩類,其中連鎖模式又有直營連鎖及加盟連鎖兩種經營模式。

3.各類新型流通模式

(1)DTP藥房:零售藥店獲得醫藥制造企業產品經銷/代理權,患者在醫院獲得處方后從藥店直接購買藥品并獲得專業指導與服務。

(2)藥房托管:基于公立醫院取消藥品加成后,門診藥房成為“成本中心”,一些醫院為了減輕壓力,通過契約形式,將藥房的藥品銷售工作交給有實力的醫藥公司承接。

(3)互聯網+醫藥新零售模式:主要是各類互聯網醫院所采取的模式。

(4)院外處方流轉平臺:通過與當地資源(政府部門、醫療機構等)共享合作,建立處方共享的平臺,實現處方流出。

各類新型流通模式目前份額極小,未來可能成為醫藥流通的重要商業模式之一。

(二)行業重點政策解讀

1.零加成

2015年5月6日依據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 報告期內,各地逐步開始推行 “醫藥分開”、“陽光采購”、“零差率”等政策。藥品零加成的推行不僅會使得公立醫療機構過去通過藥品加成獲得的收入消失,而且由于公立醫療機構銷售藥品而發生的費用增加了其成本支出,這在一定程度上會造成部分公立醫院經費緊張,導致商業流通企業回款周期有所延長。

2.藥占比

根據2017年4月國家衛生計生委、財政部、中央編辦、國家發展改革委、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中醫藥局、國務院醫改辦等部門發布的《關于全面推開公立醫院綜合改 革工作的通知》,公立醫療機構的藥品收入占比將不超過總收入的30%,這一政策將會導致二級及以上公立醫療機構的藥品銷售量減少。一方面,二級及以上公立醫療機構的自費藥處方可能會外流到某些經銷特殊藥品的藥房;另一方面,納入報銷范圍的部分慢病處方藥將會流向基層醫療機構。

3.分級診療

2017年4—5月國務院辦公廳出臺了《關于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關于支持社會力量提供多層次多樣化醫療服務的意見》,要求完善醫聯體內部分工協作機制、促進醫聯體內部優質醫療資源上下貫通,拓展多層次多樣化服務。隨著分級診療和基層醫療機構使用非基本藥物的逐步開放,藥品流通格局將會從過去二級以上醫療機構為主渠道,逐步向基層醫療機構下沉。特別是一些原來沒有納入基藥目錄范圍內的慢病用藥將會從二級及以上醫療機構的流通渠道逐步過渡到基層醫療機構。這將有利于調整優化醫療資源結構布局,提升醫療衛生服務體系整體效能,方便群眾的用藥需求,同時也帶動了基層醫療機構藥品銷售。

4.兩票制

2017年1月9日,國家衛計委印發《關于在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采購中推行“兩票制”的實施意見(試行)》,宣告全國“兩票制”的開始。“兩票制”指藥品從生產企業賣到商業流通企業開一次發票,商業流通企業賣到醫療機構再開一次發票。“兩票制”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通過減少藥品流通的中間環節,促使藥品各級價格透明化、降低藥品價格虛高,此過程中必將淘汰大批沒有上游藥品采購資源和下游醫院終端資源的調撥中間商。對于中小醫藥批發企業而言,上游供應的不足以及下游銷售渠道的萎縮將會給企業營收帶來極大的壓力,并且醫藥工業企業對于中小醫藥批發企業信用政策的收縮會極大的加重企業的現金流負擔,導致企業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同時下降。整體來看,兩票制的推行將帶來醫藥流通領域大洗牌,大量中小型商業公司將被淘汰出局或轉型,全國性及區域性龍頭醫藥流通企業通過并購整合擴大醫藥終端覆蓋數量、做大收入體量,行業集中度將大幅提升。

5.帶量采購

2018年11月15日《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文件》發布,在北京、上海、天津等11個試點城市開展藥品集中采購,確定了31個品種(42個品規),所涉及的原研或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都可以參與申報。擠掉藥品價格中的“水分”,以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替代專利過期的高價原研藥,為此次“4+7”集采的重要目的。帶量采購將帶來產業整合及市場集中:一是藥價大幅下降,醫藥流通利潤空間收縮,競爭加劇;二是帶量采購后部分醫療機構重新選擇配送商,大企業由于集約化的成本優勢,更容易拿到訂單。帶量采購對于預付及回款時間節點做出了明確規定,要求預付比例不低于30%,有望改善流通企業現金回流。

6.一票制

2020年3月5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文件再次確認未來醫保基金的貨款結算方式為推進醫保基金與醫藥企業直接結算,意味著藥品“一票制”時代可能即將到來。藥品“一票制”指藥品流通次數不得超過1次,醫院和藥企直接結算貨款,藥企和商業公司直接結算配送費用。山東、廣東、浙江、湖北等多地已經出臺了政策鼓勵或開始試點藥品“一票制”,鼓勵藥企以一票制形式直接配送到醫院。“一票制”的全國施行可能會對部分醫藥流通企業帶來沖擊,服務能力和配送網絡薄弱的醫藥流通企業將會出局。在傳統的流通格局中,流通企業主要承擔墊資、配送功能,“一票制”意味著其墊資功能弱化,只剩下配送功能,未來可能面臨順豐、菜鳥、京東等物流平臺蠶食市場份額的局面。在這一趨勢下,流通企業仍需提前做好布局,通過完善的配送網絡優勢延伸產業鏈,尋找新的增長點。

(三)行業發展現狀

1.行業銷售穩定增長,增速略有回落

醫藥行業關乎國計民生,受宏觀經濟周期性波動影響小,需求剛性。近年來,在外部宏觀經濟發展、政策變化以及人口老齡化趨勢等綜合影響下,中國醫藥流通行業規模保持增長,行業增速逐步放緩。據商務部藥品流通統計系統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七大類醫藥商品銷售總額23,303億元(含稅),扣除不可比因素,同比增長8.87%,增速較同期上升1.36個百分點。 2014年以來行業銷售總額增速總體呈回落趨勢,2019年增速稍有回升。

圖2:2014-2019年藥品流通行業銷售總額情況

                                   單位:億元



2.“4+N”的競爭格局,競爭激烈

截至2018年底,中國共有藥品批發企業13,598家,呈現數量多、規模小的特點。當前國內醫藥流通行業基本形成了“4+N”的競爭格局,其中“4”指國藥集團、上海醫藥、華潤醫藥和九州通四大全國性醫藥流通企業,其中國藥集團、上海醫藥及華潤醫藥均突破千億規模;“N”指以華東醫藥(主要面向浙江市場)、南京醫藥(主要面向華東、江蘇等市場)、瑞康醫藥(主要面向山東市場)、英特集團(主要面向浙江市場)、廣州醫藥(主要面向廣東市場)等為代表的區域性龍頭企業,2018年醫藥批發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前10強如下表1所示。

 

表1:2018年度醫藥批發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前10強


 2018年,前100位藥品批發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占同期全國醫藥市場總規模的72%,同比上升1.3個百分點;其中,4家全國龍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占同期全國醫藥市場總規模39.1%,同比上升1.4個百分點;前10位占50.0%,同比上升2.4個百分點。對于單一區域內,流通格局通常是2-3家全國龍頭加3-5家區域龍頭占據約50%左右的市場份額,數百家流通商分割剩下的50%市場份額。

圖3:行業集中度情況


注:2014-2015年商務部對前3位藥品批發企業(不含九州通)占比統計,2016年-2018年商務部對前4位藥品批發企業(包括九州通)占比統計。

3.盈利水平有所增強,但仍處低位,國有企業占據主導

近年來,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主營業務收入持續增長,由2012年的7,942億元增至2019年的16,967億元;同期,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實現利潤總額由2012年的164億元增至2019年的303億元。受行業增速放緩影響,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收入及利潤同比增速均放緩。毛利、費用及利潤比率方面,近年來,受“營改增”及“兩票制”等因素的影響,上游醫藥制造企業在開票環節由過去的“低開”轉變為“高開”,同時毛利空間較高的純銷業務占比得到提升,行業整體毛利水平有所提升,2019年平均毛利率8.58%,同比上升0.48個百分點;與此同時,過去由下級分銷商承擔的在藥品銷售流通環節中的銷售、管理費用將轉移給醫藥流通企業,2019年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平均費用率為6.85%,同比上升0.37個百分點;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平均利潤率水平持續維持在較低水平,2019年為1.78%,同比下降0.2個百分點。

從不同企業性質來看,全國藥品流通直報企業中,憑借著政府資源和規模優勢,國有企業占據著行業主導地位。根據商務部數據顯示,2018年國有及國有控股藥品流通企業主營業務收入9,541億元,占直報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的60.5%,實現利潤219億元,占直報企業利潤總額的54.6%。股份制企業主營業務收入5,034億元,占比31.9%,利潤總額占比38.2%。

圖4:不同企業性質收入和利潤占比情況









(四)行業特點

1.行業壁壘

我國對醫藥流通行業實行嚴格的資質準入制度,藥品經營企業需要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和《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GSP)。此外,行業新進入者要在短時間內積累上下游市場資源非常困難,且具備較大的規模和資金實力才有競爭力,形成一定的行業壁壘。

2.政策強相關行業

醫藥流通行業屬于政策強相關行業,容易受到國家及地方有關政策的影響,特別是醫療衛生、醫療保障、醫療流通體制改革的影響。

3.行業議價能力較弱

處于產業鏈中間,行業競爭激烈,上游對特色藥品生產企業、下游面臨醫院等壟斷性單位(醫院銷售的藥品占中國藥品銷售市場份額的60%~70%),議價能力較弱。

4.資金密集型

醫藥流通行業屬于典型的快周轉行業,企業資金周轉壓力大,財務指標上一般呈現毛利率低、資產負債率較高、短期負債比例高的特點,要求企業具有較高的運營效率,較強的成本控制能力和資金管理能力。

(五)行業風險特征

1.政策與監管風險

醫藥流通與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和生活質量等切身利益密切相關,是政府高度管制的行業,行業政策和監管對醫藥流通行業影響較大。政府新政策和監管措施的出臺將在不同程度上對行業內企業競爭格局、生產經營狀況和盈利能力產生影響。

2.對外部融資依賴較大

醫藥流通企業面對強勢的上游企業需要預付款項,而下游賬期較長資金占用現象普遍,資金壓力較大,通常利用短期外部融資撬動采購和銷售等流通環節的運轉。這一方面降低了企業自有資金的要求,可以通過財務杠桿的運用,以較小的資本金帶動較大的業務規模,另一方面也對企業資金鏈和業務鏈的管理提出來更高的要求,一旦供應鏈某一環節出現缺口,而外部融資又無法及時跟上,可能導致資金鏈中斷出現風險。

3.市場充分競爭,規模效應顯著

行業集中度較低,市場競爭激烈,大公司、大集團在醫藥市場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市場集中度和經濟效益集中度顯著提高。大型醫藥流通企業受益于低成本資金和大量優質客戶資源的控制,具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和規模經濟效應。而在市場風險加大的情況下,小型醫藥流通企業可能受困于收入的下降和財務成本的上升,出現生存困難。

(六)行業展望

1.醫藥流通行業銷售規模將持續增長

長期來看,在未來宏觀經濟持續發展、醫改政策不斷深化以及國人對健康醫療消費需求不斷升級的前提下,行業規模將保持穩步增長。

2.進入結構調整期、行業集中度持續提升

近年來,隨著藥品零加成、控制藥占比、兩票制等政策的實施,醫藥流通行業的發展逐步走向規范,一些中小型醫藥流通企業正在逐步被兼并收購或退出市場,醫藥流通行業進入結構調整期。未來幾年內在政策驅動下醫藥流通市場競爭將更加激烈,流通企業跨區并購將進一步加快,規模小、渠道單一的流通企業將難以為繼,行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高。

3.資本成為改變藥品流通行業格局的重要力量

近年來,在資本的推動下,藥品流通企業正在由傳統的增加產品、拓展客戶等內生方式向并購重組的外延式成長方式轉變,行業競爭格局也隨之發生變化。一些大型醫藥產業集團分拆流通業務板塊單獨發展,或通過并購進入藥品流通行業,并逐步作為主營業務進行開發;一些區域性批發企業為了滲透市場終端,不斷向下游零售企業拓展;還有一些藥品流通企業借助資本力量收購上游的中藥飲片、制劑等生產企業,不斷強化自身供應鏈優勢。

4.“互聯網+”是醫藥流通行業發展的機會所在

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已經不再禁止網絡銷售處方藥,《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送審稿)》也引發熱議,送審稿一旦成行,醫藥電商將獲得大規模投資,也將引來藥品末端配送的飛速發展。未來的醫藥電子商務不僅包括醫藥流通環節各企業間的網上交易,同時還包括零售藥、醫藥流通企業對消費者的網上零售,醫藥流通行業可能迎來新的增長點,醫藥電商領域的競爭也將會加劇。

5.盈利模式可能迎來劇變,智慧供應鏈水平成為核心競爭力

未來流通藥企發展的路徑可能由傳統的從事藥品銷售及市場推廣的分銷商,轉變為服務商,盈利來源也可能從交易差價,變為配送服務價值鏈上的技術服務、產品服務收費等。這意味著醫藥流通企業在智慧供應鏈上的布局至關重要,大中型醫藥流通企業將加大在醫藥物流拆零技術、冷鏈箱周轉體系、物流全程可視化信息系統、客戶查詢和服務系統方面的優化升級,打造智慧供應鏈。

二、行業融資分析

(一)行業融資需求

1.流動資金需求

醫藥流通企業作為一個資金密集型行業,承擔了產業鏈中的墊資職能。且兩票制實施之后,醫院純銷模式占比上升,應收賬款的回收期普遍延長,加大了醫藥流通企業的資金壓力。以批發為主業(收入占比超90%)的主板上市公司數據為例,2018年平均應收賬款回收期為100.84天。醫藥流通企業往往也需要囤積適量的藥品,來滿足配送時效的要求,面對部分議價能力較強的藥品生產企業還需要支付預付款,加劇了藥品流通企業的資金壓力。此外,保證金的占用也會增加企業的流動資金需求。藥品流通企業需同時向上游供應商繳納履約保證金及向下游醫院客戶繳納“進一步保障藥品供應質量和患者用藥安全”為名的保證金。此外在招投標活動中也需要繳納部分保證金作為投標責任擔保。以上市公司九州通為例,截至2019年9月末,各項保證金占用資金合計17.91億元。

2.投資活動資金需求

醫藥流通企業還有物流中心建設、兼并收購等投資活動資金需求。尤其目前處在行業的結構調整階段,具有一定市場地位的大型醫藥流通企業的投資活動融資需求較大。這類投資通常具有投資金額大、投資回收期較長的特點。

(二)行業財務特征

本部分以主板上市公司為樣本對醫藥流通企業財務表現進行分析。根據同花順行業分類,醫藥流通企業主板上市公司共25家,剔除*ST天圣,按營業收入占比情況[1]將樣本分為零售類醫藥流通企業5家[2]和批發類流通企業19家[3]

1.資產負債率、流動比率水平

圖5:資產負債率、流動比率情況


總體來看批發類醫藥流通企業資產負債率明顯高于零售類藥品流通企業,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平均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0.70%、49.01%。流動比率方面,批發類醫藥流通企業流動比率維持在1.5以上,高于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2018年出現大幅下滑,低于了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主要是由于樣本中老百姓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應付債券調整至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所致,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與零售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流動比率基本持平,分別為1.53、1.54。

圖6:毛利率、凈利率情況


2.利潤率水平

零售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毛利率、凈利率均較為穩定,維持在35%左右、5.5%左右,遠高于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而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在2016年后受到“兩票制”等因素的影響,整體毛利率有所上升,2019年三季度平均毛利率為13.65%,凈利率也呈上升趨勢,從2016年的2%升至2017年的3.82%,2018、2019年稍有下滑,2019年三季度平均銷售凈利率為3.31%。

3.應收賬款、應付賬款周轉情況


 

圖7:批發類應收賬款、應付賬款周轉情況



圖8:零售類應收賬款、應付賬款周轉情況


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呈現上升趨勢,由2014年的79天上升至2019年三季度的108天,而應付賬款周轉天數由71天下降至60天,體現為應收應付剪刀差天數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面臨的上下游資金壓力越來越大。而零售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銷售回款較快,應收應付剪刀差為負數,資金壓力較小。

4.經營性現金流情況

表2:醫藥流通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情況

                                      單位:億元


三、展業建議

根據各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來看,零售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均為凈流入,批發類醫藥流通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呈現出不穩定的現象,其中2018年全年經營性現金流為凈流出的上市公司共7家,占比36.84%。包括中國醫藥、同濟堂在內的15家上市公司2019年1-3季度經營性現金流較上年同期出現改善,其中同濟堂、瑞康醫藥等6家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由負轉正。但對財務報表進行分析后發現,現金流改善的企業大多使用金融工具對應收賬款進行了終止確認,使得經營性現金流流入增加。如九州通、瑞康醫藥2019年上半年運用應收賬款資產支持證券分別對27億元、18.66億元的應收賬款終止確認;南京醫藥使用無追索權的保理業務對24.2億元的應收賬款進行了終止確認。剔除應收賬款ABS及保理業務的影響后,大部分企業經營性現金流壓力仍然較大。

(一)總體原則

控制總量,擇優選擇客戶。優選主業突出、物流配送布局完整、銷售渠道穩定、對終端客戶和醫院有較強滲透力、財務狀況穩健的全國或區域性龍頭企業。

針對上述醫藥流通企業可關注債券直融擔保業務機會、真實貿易背景下短期流動資金擔保業務機會以及產業鏈中兼并重組可能產生的資金需求。

針對上述醫藥流通企業上下游,依據核心企業配合程度及介入方式,適度開展供應鏈金融、保理、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業務。

對于存在以下情形的醫藥流通企業審慎介入:

1.區域影響力有限、競爭力弱、發展前景不明、銷售渠道不穩定、上下游過度集中的;

2.跨行業投資且投資金額過大超自身實力的;

3.近兩年通過頻繁資本運作實現規模快速擴張的;

4.控股股東資金鏈緊張,大量占用企業資金的。

(二)目標客戶篩選建議

1.運營資質。企業擁有《藥品經營許可證》和《藥品經營質量管理(GSP)認證證書》。

2.主體資質。原則上主體評級AA及以上,融資渠道通暢,近三年發行過債券且仍有債券存續的企業。

3.財務指標。建議擬介入客戶財務指標同時滿足以下條件:

(1)近兩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連續盈利;

(2)上年末資產負債率<=75%;

(3)上年度毛利率>=6%;

(4)上年末流動比率>=1。

 

4.目標客戶名單

注:名單內客戶僅供營銷時參考,能否介入需結合項目方案、企業實際情況等因素判斷。近日中誠信國際將同濟堂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南京醫藥、海王生物、英特集團資產負債率高于75%,營銷時需關注。

(三)調查要點提示

1.行業政策的影響

項目調查時應關注“兩票制”、“一票制”及帶量采購等政策的落地進展情況,結合企業運營模式、配送網絡的布局等分析行業政策對經營的影響及企業經營模式的調整能否跟上產業政策的變化。

2.企業規模和運營實力

業務規模是體現醫藥流通企業綜合競爭實力和行業地位的重要參考指標。業務規模越大的企業,往往容易取得更多實力較強的上游制藥企業資源并與其建立穩定合作關系,控制更多的優質客戶,獲得低成本資金,具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和規模經濟效應;能夠把握兼并并購機會,實現更快發展,從而進一步鞏固市場地位和提升風險抵御能力。小型醫藥流通企業對上下游的議價能力偏弱,財務成本更高,盈利空間容易被擠壓,抵御風險的能力較低。

項目調查時可從業務結構、財務指標(收入、利潤、資產規模)及上下游客戶資源的優質程度、智慧供應鏈的建設情況、業務區域覆蓋面的廣度和區域滲透度的深度、信息化管理水平高低的等維度對企業的企業規模、行業地位和運營實力進行綜合評判。

3.關注企業采購、銷售模式與其財務數據的匹配性

關注企業采購、銷售模式、上下游結算方式及賬期,分析預付賬款、應付賬款、應收賬款、應收賬款周轉率、存貨周轉率、毛利率等財務數據和財務指標的合理性。結合行業數據進行比較分析:橫向上,與行業內對標企業財務指標進行比較,關注資產負債率、銷售費用率、現金等價物/流動負債、應收賬款周轉率、存貨周轉率等指標是否異常;縱向上,企業財務指標變化趨勢與行業變化趨勢是否一致,財務指標的變化情況是否反映企業在銷售渠道、結算方式等上的調整。

4.結合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多維判斷收入的真實性

醫藥流通企業與上下游通常不會逐筆簽訂業務合同,通常以框架協議的形式約定合作內容,需關注企業與下游主要客戶簽訂的框架協議的關鍵條款,了解企業收入確認政策,評價收入確認時點是否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要求。進入企業ERP系統或物流管理系統,對訂單、發貨單、物流單、簽收單進行抽樣核查,多維度驗證收入。

5.關注企業財務政策與短期償債能力

作為資金密集型企業,財務政策的選擇決定了企業經營的穩健程度,資產負債率是對企業激進或保守的財務政策最直接的反映。醫藥流通企業不僅會使用有息的債務融資,而且會通過對供應商應付賬款等變相融資的使用來擴充業務規模;應付賬款等負債端的往來款看似沒有融資成本,但不同的付款結算周期往往對應了不同的產品價格,實際上已經隱含了融資成本,因此資產負債率能夠體現醫藥流通企業的實際財務杠桿。同時關注貨幣等價物/流動負債指標,該指標考察醫藥流通企業貨幣等價物對流動負債的覆蓋程度,能反映流動性寬裕或緊張的程度。

6.商譽的形成及減值風險

醫藥流通行業處于行業整合、集中度進一步提高的階段,企業間的兼并收購較為頻繁,需關注大額商譽的形成及減值風險。并購帶來的資本支出壓力加劇、資產溢價過高和后期整合不利等因素可能給醫藥流通企業未來經營發展產生一定影響。



[1] 批發業務收入占比超過50%的為批發類醫藥流通企業,零售業務收入超過50%的為零售類醫藥流通企業。

[2] 分別為大參林、老百姓、益豐藥房、一心堂、第一醫藥。

[3] 分別為中國醫藥、同濟堂、開開實業、國藥股份、南京醫藥、人民同泰、九州通、上海醫藥、柳藥股份、塞力斯、國藥一致、海王生物、英特集團、浙江震元、重藥股份、嘉事堂、瑞康醫藥、華通醫藥、鷺燕醫藥。


誠聘英才

官方微信公眾號

聯系我們

027-87317028

027-87319263-8209

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
洪山路64號湖光大廈東7樓

武漢市武昌區杏林西路6號2層

lol比赛下注平台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JBO官网|